IMG_0859

週六幫媽媽代班,到阿嬤家照顧患有老年痴呆症的外婆,
一年前還能很輕易叫得出我名字的外婆,

那天,居然只能楞楞的看著我,
必須經由我不斷的暗示提醒,她才能認得出我是誰。
我不禁一陣悲傷,

悲傷的不是她幾乎快忘了我,
而是她正在失去記憶的這個不可逆的殘酷事實,

她的記憶不斷的,一天一點的,

流失中。

 

外公去世了二年了,外婆早已消瘦的身影坐在輪椅上,正漸漸失去記憶中,

望著她靜靜的被外傭餵食著的臉龐,沒有任何的喜怒哀樂,
只是本能的張開嘴巴吃進被餵食的東西,
然後日復一日的坐在電視前渡過每一個日子。

突然感到十分十分的悲傷。
照片裡的場景,

再也,再也不會回來了。

 

我有多麼懷念外公還在的日子,那時,全家的凝結力向心力都那麼的強,外婆身體及精神都還很好,全家一起出國玩,浩浩盪盪的16人自組一團,在世界各地留下美麗的記憶與笑聲,當時只覺得很開心,現在回想起來,才知道那是多麼珍貴的記憶。

不斷的幫外婆按摩,拍打著長期靠坐在輪椅上的背,

看她盯著電視卻在發呆,我刻意不斷的跟她解釋著每節新聞的內容,
有時聊聊以往的故事,都是希望讓她的頭腦有些運轉與思索,
一直發呆,似乎對老人痴呆症患者不是好事,

晚上九點,外婆睡了,我跟她道晚安,她渴望的問我今晚是不是要睡在這兒,我不想讓她失望,所以說「是啊」,她還關心我有沒有棉被可以用,我說「有,不要擔心我,趕快睡哦~」,她才把眼睛閉上,

 

外婆,晚安。

黛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